第297章 好多……啊_崽被读心后,暴君黑脸抓出男太后
跳舞小说网 > 崽被读心后,暴君黑脸抓出男太后 > 第297章 好多……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7章 好多……啊

  发现祈悦没有跟上来而折返回来的太子见状,脸上露出欣赏的微笑。

  这时,祈悦已经嘱托完命令,她转身大迈步向着国师府内宅走。

  太子紧随其后。

  元软立刻迎了上来:“七姐姐真棒。”

  她见太子站在原地,也迈着小短腿过来:“太子哥哥,也辛苦啦。”

  太子蹲了下来,温和地笑了笑:“嗯。小九不要怕。”

  元软:“我不怕。”

  作为一个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凶猛野兽,也没被野兽伤害过的人,她对金雕群没什么概念,换言之,她非但不害怕,甚至跃跃欲试地想出去看看情况。

  此时,殿门外忽然传来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以及宫女太监们慌张扑打、惊慌喝斥的声音。但人的声音越来越远,鸟类或者不知什么动物的声音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。

  “砰!”一道阴影猛地撞在门窗上,吓了众人一跳。

  祈悦立刻抽出腰间短刀,挡在元软身前。太子上前一步,将祈悦、大公主和元软三人都护在后面。

  紧接着,众人可以从未被遮挡严实的窗户处,看到一个个扑闪的阴影,以及听到越发急促的“砰砰砰!”拍打声。

  这时,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鸟类尖锐又高昂的嘤嘤鸣叫,以及“咚!哚!笃!”宛如啄木鸟啄树的声音响起。

  宫殿内人的情绪越发紧绷起来。

  “哗啦啦”伴随着木板炸裂的声音,一只足有两个拳头大的金雕头颅,居然直接凿穿窗户的挡板,脑袋被卡住,犀利的眼睛左顾右看。

  太子冷链看着,抽出长剑,就要对着金雕枭首。

  元软高声道:“太子哥哥,手下留鸟啊!”

  太子一顿。

  金雕听到元软的声音后,脑袋摇晃得更激烈了,尤其它的眼神,在一瞬间从犀利变得圆溜溜,周身气质,一下子从冷酷杀手变成了可爱傻鸟。

  太子:……

  他反手一收,长剑“唰”利落归鞘。

  系统忽然冒出电子爱心:【天呐!大侄子这样收剑可真帅,简直像动漫建模一样,果然,剑术是男人最好的医美。】

  元软哼哼两声:【大侄子不耍刀枪也是最帅的。不需要医美。】

  系统点头:【阿软说得对,这宽背窄腰,可惜就是胸怀薄了点,要不也能当男妈妈代餐啊……】

  元软刚想说大侄子也是独一无二的拒绝代餐,但仔细一想,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太子。

  太子:……

  他下意识捂住了元软的眼睛。

  这时,金雕忽然发出激动的“嘤嘤嘤”声音,外人听来是鸟鸣。

  元软却听见的内容,“嘤嘤嘤!萌宝好可爱啊!可恨的两脚兽,臭爪子放开我的萌宝!萌宝,我来救你了……”

  元软嘴角一抽,下意识回道:“我没事……”

  金雕见元软开口说话,它反而更激动了,努力把脑袋钻进来:“萌宝快来啊!萌宝,萌宝,贴贴。”

  太子和祈悦见金雕忽然激动,将元软护得更严实了。

  金雕圆碌碌的眼睛瞬间犀利起来,对着祈悦和太子一顿输出,“走开啦两脚兽,离我香香的萌宝远一点,滚开……嗷,到底是谁在后面扯我的羽毛,妈蛋,这可是我要送给萌宝的啊混蛋!妈蛋,卡主了,我头出不去,我要出来救萌宝。”

  说到这,金雕脑袋挣扎得更快了,两个爪子也在不停地抓窗户。

  木板窗户摇摇欲坠。

 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下,金雕猛地一用力,虽然它脑袋还卡在窗户中,但却将窗户给整体掰下来,远远看去,简直像古代死刑犯游街时候,戴着的木枷刑具。

  刚刚探头想看看情况的元软:……

  终于忍不住“噗嗤”笑了一声。

  拼命挣扎的金雕不动了,锐利的眼神看过来,瞬间变得委屈巴巴。

  “嘤嘤嘤!萌宝萌宝,这只是一时失误,我还是很帅气的!”

  元软很受不了萌物卖萌,尤其这种萌而不自知的萌物。

  她扯了扯祈悦道:“七姐姐,我们去帮忙吧。”

  国师府的宫女太监们震惊地看向元软。

  虽然她们一直知道国师牛逼,但,那是金雕不是人啊!它们可不吃人类国师算卦这一套啊!

  祈悦迟疑了一下。

  系统:【阿软,他们可听不懂动物的话,不知道它们在和你卖萌求助。她们肯定会拒绝……】

  祈悦听到这,立刻点头,抱着元软过去。

  这也让系统后面的话给哽住了。

  元软笑了一声,得意:【我可是国师,他们对我有充分信任啦。嘿嘿。】

  众人表情一顿,保持沉默。

  这时,祈悦的靠近令金雕此时反应却超大:“萌宝不要那个两脚兽,超凶,后山老看到她射鸟。”

  元软一顿,噗嗤,对,祈悦和她的部下们确实日日在上林苑训练,估计距离金雕家不远了。

  系统:【哈哈哈,阿软你换太子抱着你去吧。祈悦,祈悦差点把它的蛋蛋给射下来,它有心理阴影。】

  祈悦险些没稳住表情。

  元软:【噗。小动物记仇,懂了。】

  “七姐姐,你在这儿,等我吧,我先努力看看。”元软拍了拍祈悦的手背。

  祈悦眯眼看了一下金雕,半晌,她才松开握住元软的手,同时单手按在剑柄上。

  元软努力迈开小短腿爬上案几,伸手帮金雕把脑袋弄出去,然而金雕头顶的羽毛都被她扯断了三根,金雕的脑袋依旧牢牢地固定在窗户上。

  “嘤~~~”金雕可怜巴巴地看着元软,即便鸟毛被扯得东倒西歪,也没有动一下。

  元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低声道:“金雕,要不还是,让姐……咳咳,我太子哥哥,来帮忙吧。”

  金雕眼睛锐利地看了太子一眼,然后又圆碌碌地看向元软:“嘤~~都听萌宝……哎哟,的。”

  元软听到金雕吃痛的声音,连忙扭头对太子提出请求。

  太子三步并两步上前,从拔剑,到“刷刷刷”刀锋划拉几下,再到太子收剑,木窗七零八落地碎开了,拢共也没超过十秒钟。

  金雕发出愉悦的嘤声,翅膀瞬间展开近三米,引起附近宫女太监们惊慌的声音。

  “萌宝我先去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小家伙,萌宝等我一下哈。”金雕又嘤嘤嘤几声,然后身体一个跳转,就往窗外扑了过去。

  金雕翅膀扑扇时的强大风力,将元软刮得往后一仰,还好祈悦及时将她拎在手中。这个被人拎起来的高度,正好能让元软看清楚外面的情况。

  好家伙,第一眼看过去,元软还以为自己在看野生动物群殴纪录片。

  元软表情呆滞:【怎,怎么这么多啊!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twbbc.com。跳舞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twbbc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